1. 勞動法

      旗下欄目: 合同法 房產法 債務 勞動法 公司法
      宜昌律師鄭磊在線

      欠繳及補繳社保爭議案件是否屬于法院受案范圍

      來源:中國法院網 作者:王淑娟 人氣: 發布時間:2018-10-07
      摘要:【案情】 原告郭某某于2016年3月7日入職被告某信息網絡公司,作銷售專員,雙方口頭約定原告月工資標準為2800元,試用期三個月,未約定勞動合同期限,雙方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被告未為原告繳納社會保險,2016年9月5日,原告向包頭稀土高新區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
       【案情】

        原告郭某某于2016年3月7日入職被告某信息網絡公司,作銷售專員,雙方口頭約定原告月工資標準為2800元,試用期三個月,未約定勞動合同期限,雙方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被告未為原告繳納社會保險,2016年9月5日,原告向包頭稀土高新區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仲裁委以該申請不在該委調整范圍之內為由,駁回了該申請,原告不服,故原告訴至法院,其中一項訴請為,請求依法裁決被告向原告支付勞動關系存續期間應繳納的社會保險費4000元。用人單位拖欠或拒繳社會保險費的情況比較普遍,特別是未足額繳費現象非常突出,因此發生爭議也越來越多。司法實踐中,對此種爭議是否屬于人民法院勞動爭議民事案件受案范圍存在不同的觀點,而且爭議很大,甚至出現了一些法院判決用人單位為勞動者補繳社會保險費的判例。筆者認為,此種欠繳社會保險費爭議不屬于人民法院民事案件受案范圍,此種爭議的民事案件,勞動仲裁機構和人民法院不應受理。

        【評析】

        一、欠繳社會保險費爭議不屬于人民法院民事案件受案范圍,在多處得以印證

       。ㄒ唬度嗣穹ㄔ簣蟆2010年9月15日星期三第二版登載的《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長杜萬華就〈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三〉答記者問》問:社會保險尤其是養老保險爭議,一直是勞動者普遍關注的話題,這部司法解釋對此規定了哪些新的舉措?答:《調解仲裁法》確定了社會保險爭議屬于勞動爭議,但是否應把所有的社會保險爭議不加區別的納入人民法院受案范圍,確是一個在實踐中爭議廣泛的問題,需要司法解釋進一步明確。我們研究認為,用人單位、勞動者和社保機構就欠費等發生爭議,是征收與繳納之間的糾紛,屬于行政管理的范疇,帶有社會管理的性質,不是單一的勞動者與用人單位之間的社保爭議。因此,對于那些已經由用人單位辦理了社保手續,但因用人單位欠繳、拒繳社會保險費或者因繳費年限、繳費基數等發生的爭議,應由社保管理部門解決處理,不應納入人民法院受案范圍。對于因用人單位沒有為勞動者辦理社會保險手續,且社會保險經辦機構不能補辦導致勞動者不能享受社會保險待遇,要求用人單位賠償損失的,則屬于典型的社保爭議糾紛,人民法院應依法受理。

       。ǘ┳罡呷嗣穹ㄔ壕W站的《公眾互動》《民意溝通信箱》《民意反饋專欄》審判工作欄目,2010-12-21《關于企業為職工補繳養老保險費引發糾紛問題的答復》:2010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頒發的《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三)》第一條規定了勞動者以用人單位未為其辦理社會保險手續,且社會保險經辦機構不能補辦導致其無法享受社會保險待遇為由,要求用人單位賠償損失而發生爭議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而對用人單位欠繳社會保險費或者因繳費年限、繳費數額等發生爭議的,未規定由法院受理。因社保機構對用人單位欠繳費用負有征繳的義務,如果勞動者、用人單位與社保機構就欠費等發生爭議,是征收與繳納之間的糾紛,屬于行政管理的范疇,帶有社會管理性質,不是單一的勞動者與用人單位之間的社保爭議。因此,此類爭議不宜納入民事審判的范圍,勞動者對用人單位欠繳社會保險費或者因繳費年限、繳費數額等發生爭議的,應向相關部門申請解決。

       。ㄈ侗本┦懈呒壢嗣穹ㄔ、北京市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關于勞動爭議案件法律適用問題研討會會議紀要》第一條關于勞動爭議案件的受理范圍問題:

        1、根據《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社會保險費征繳暫行條例》、《社會保險稽核辦法》、《勞動保障監察條例》及我市的仲裁和審判實踐,對于社會保險爭議的受理應遵循以下原則:

       。1)用人單位未為勞動者建立社會保險關系、欠繳社會保險費或未按規定的工資基數足額繳納社會保險費的,勞動者主張予以補繳的,一般不予受理,告知勞動者通過勞動行政部門解決;

       。2)由于用人單位未按規定為勞動者繳納社會保險費,導致勞動者不能享受工傷、失業、生育、醫療保險待遇,勞動者要求用人單位賠償損失或按規定給付相關費用的,應予受理;

       。3)用人單位未為農民工繳納養老保險費,農民工在與用人單位終止或解除勞動合同后要求用人單位賠償損失的,應予受理。

        2、因用人單位遲延轉檔或將檔案丟失,勞動者要求用人單位賠償損失的糾紛,屬于勞動爭議案件受理范圍,公安機關在特定歷史時期接收部分社會人員的檔案引發的糾紛除外。

        3、勞動者與用人單位因住房公積金的繳納、辦理退休手續發生的爭議,不屬于勞動爭議案件受理范圍。

        二、繳納社會保險費不是用人單位與勞動者之間的民事法律關系,不應該由勞動者直接要求用人單位履行該義務。根據我國的《勞動法》、《社會保險費征繳暫行條例》,繳納社會保險費的義務主體是用人單位和勞動者,收繳單位是勞動保障行政部門或者稅務機關。用人單位不繳納社會保險費,違反的是行政管理法律、法規,損害的不只是勞動者個人的利益,還包括國家的整個社會保障制度。在征繳社會保險費中形成的法律關系是國家征繳部門與用人單位以及勞動者之間管理與被管理的行政關系,并非勞動爭議當事人之間的民事關系。筆者認為勞動者對用人單位欠繳的保險費既無請求權,也無放棄權。社會保險費征繳的主體只能是勞動保障行政部門或者稅務機關。所以,因欠繳社會保險費發生的爭議不屬于勞動者與用人單位之間的民事糾紛,不應屬于勞動仲裁和法院受理的勞動爭議案件的范圍。

        三、勞動者只有在實際發生退休、失業、患病、工傷等法定事由時,才享有社會保險待遇的請求權,因此發生的糾紛才屬于勞動爭議。社會保險費是由國家強制用人單位(也包括勞動者)繳納的具有保險性質的、以勞動者為保險受益人的保險基金。社會保險費由國家作為基金投資人占有、使用并保值增值,勞動者只享有社會保險的期待權。在各項社會保險中,勞動者僅是國家規定的直接受益人,是社會保險待遇的權利主體,而不是社會保險費征繳關系中的權利主體。在行政征繳關系中,勞動者和用人單位之間并不因此形成債的關系。在法定情形沒有出現前,只能請求勞動保障行政部門向用人單位征繳社會保險費,而無權直接要求用人單位為自己履行繳納社會保險費的義務。根據我國勞動法律規范的規定,勞動者只有在實際發生退休、失業、患病、工傷等法定情形時,才享有獲得保險待遇的請求權。雖然勞動者無權直接要求用人單位為自己履行繳納社會保險費的義務,但是因用人單位沒有或者沒有足額為其繳納社會保險費,在退休、失業、患病、工傷等法定情形出現時,勞動者和用人單位就形成了債的關系,勞動者就具有了實際的訴權,可以直接要求用人單位依法負擔社會保險待遇。雙方因此發生的爭議,屬于勞動爭議,可以通過仲裁以及訴訟方式解決。

        四、法律已明確規定了用人單位拖欠或者拒繳社會保險費時的強制征繳措施,沒有必要再以仲裁或者訴訟方式確定用人單位是否應該繳納。按照《勞動法》、《社會保險費征繳暫行條例》的規定,用人單位是否繳納社會保險費只需要勞動保障行政部門確認既可(同時也只有勞動保障行政部門才能確認),而無需仲裁機構或者法院確認。勞動保障行政部門對沒有繳納社會保險費的,可以直接申請人民法院依法強制征繳。而且若以仲裁或者訴訟方式解決社會保險費的征繳爭議,其仍需由勞動保障行政部門出具的證明材料。因此以仲裁或者訴訟方式解決此種爭議,實際上毫無必要。

        五、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答復意見及其理由

        經慎重研究并征求最高人民法院相關部門意見,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社會保險費征繳暫行條例》的有關規定,征繳社會保險費屬于社會保險費征繳部門的法定職責,不屬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案件的范圍。之所以認為欠繳社會保險費不屬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案件的范圍,主要是基于以下考慮:

        1、勞動法第一百條規定:“用人單位無故不繳納社會保險費的,由勞動行政部門責令其限期繳納;逾期不繳的,可以加收滯納金。”《社會保險費征繳暫行條例》第二十六條也規定:“繳費單位逾期拒不繳納社會保險費、滯納金的,由勞動保障行政部門或者稅務機關申請人民法院依法強制征繳。”可見,追繳社會保險費是上述行政機關的職權,上述法律、法規對此規定得非常清楚。社會保險行政部門在依法行使上述職權時,自然要對有關勞動合同及其效力進行必要審查。勞動者對于上述機關的行政決定或者行政不作為可以通過行政復議及行政訴訟的方式來尋求救濟,而不是通過民事訴訟的方式來解決。

        2、在當前我國勞動用工制度深刻變革的背景下,勞動者與用人單位之間因社會保險引發的爭議日益增多,涉及企業改制等深層次原因,影響面廣且日趨復雜。為調整不同時期人民法院對與社會保險有關的爭議糾紛的案件受理問題,統一立案范圍,最高人民法院10年來相繼出臺了3個勞動爭議案件處理的司法解釋,對此作了相應規定。對于勞動者請求用人單位補繳社會保險費的糾紛,依照有關司法解釋的規定,并非人民法院受理民事案件的范圍。在法律明確規定此為勞動行政部門職責的前提下,人民法院不宜越俎代庖。

        3、《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于問題的解釋(三)》第一條規定:“勞動者以用人單位未為其辦理社會保險手續,且社會保險經辦機構不能補辦導致其無法享受社會保險待遇為由,要求用人單位賠償損失而發生爭議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從上述規定的文義看,也顯然不能包括勞動者要求用人單位補繳社會保險費的情形。依據此司法解釋條文的內容,勞動者是在符合上述規定的情形下,向用人單位主張損害賠償責任而非要求用人單位補繳社會保險費。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因欠繳社會保險費發生的爭議不屬于勞動爭議民事案件受案范圍,勞動爭議仲裁機構和法院不應受理,勞動者應該向勞動保障部門投訴和舉報,由勞動行政部門直接進行強制征繳。據此,法院向原告郭某某進行了法律釋明,原告郭某某遂撤回了該項訴請。

      (作者單位:內蒙古自治區包頭稀土高新技術開發區人民法院)來源:人民法院網https://www.chinacourt.org/article/detail/2017/04/id/2741553.shtml
      責任編輯:王淑娟
      宜昌律師鄭磊在線
      宜昌鄭磊律師咨詢
      首頁 | 離婚 | 民商 | 刑事 | 賠償 | 咨詢律師 | 宜昌律所 | 律師收費標準 | 宜昌

      宜昌律師在線網(15law.com) 版權所有

      電腦版 | 移動版

      网上炸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