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勞動法

      旗下欄目: 合同法 房產法 債務 勞動法 公司法
      宜昌律師鄭磊在線

      工傷私了,只因為耗不起!

      來源:宜昌律師在線網 作者:admin 人氣: 發布時間:2016-11-09
      摘要:大多數選擇"私了"的農民工都表示,老板有錢,跟他們耗不起,"很多老板直截了當地說,‘給你幾千塊錢,你要不要?不要你將來一分錢也拿不到!’"
      工傷私了,只因為耗不起!
       
      鄧某是個帥小伙,留著長碎發,穿著牛仔褲、黑T恤。美中不足的是,他的手掌被白紗布纏著,像拳套一樣吊在脖子上,表面滲出黃黑色的藥水。
       
      在廣東一家壓鑄廠打工時,他的手被壓鑄機壓斷。
       
      他清楚地記得,出事時,自己的手骨"像鉛筆一樣翹了起來"。他對記者說:"在這邊,斷指不算特別古怪。壓鑄廠、家具廠、家電廠,一年不斷一兩根指頭才不正常。如果不是大家希望私了,你們報社的報料電話肯定會被打爛。"
       
      這是記者查閱到的有關農民工工傷私了狀況的最新報道。記者調查發現,不僅在加工制造企業發達的珠三角地區,在國內各大城市,農民工工傷私了也是一種很普遍的現象,其中尤以建筑行業居多。
       
      "給點錢就打發了"
       
      記者見到張學勝時,他正在北京一處建筑工地上巡邏。他習慣性地攥著拳頭———一年前的一個下午,做鋼筋調直工作的他左手被鋼筋帶入調直機的鐵輪中碾過,食指和拇指受傷,治療后失去了拇指。
       
      達到8級傷殘的他在老板的要求下同意私了,共拿到了賠償金和路費30000元錢。而如果走法律途徑,以他的傷殘情況,一般能拿到六七萬元的賠償。
       
      失去拇指的他現在只能給建筑工地看料看場子,每個月幾百元,不到他受傷前所能掙到的工資的一半。
       
      北京義聯勞動法援助與研究中心律師韓世春告訴記者,農民工工傷私了"數量遠遠高于上升到法律層面的案子"。
       
      北京市農民工法律援助中心律師趙強也證實,農民工受了工傷去他們那里尋求法律援助的"只是一小部分,絕大部分都是通過私了解決的"。"私了是國內建筑等領域普遍存在的現象,他們往往不給農民工交工傷保險,出現了工傷就給點醫藥費,然后再隨便給點錢就打發了,既不做工傷認定,也不打官司。"趙強告訴記者,很多用人單位走"私了"這個程序走得特別熟,不用付出太多就把事擺平了。
       
      在一些包工頭看來,私了是再正常不過的事。記者詢問過幾個包工頭,他們都表示:"這種事好辦,把病給治好,再給點錢就行了。"
       
      讓農民工權益明顯受損的工傷"私了"現象,為什么如此之普遍呢?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很多農民工受了工傷后,只知道跟老板交涉,并不知道還有別的途徑可走。
       
      "很多農民工對國家社會保險制度不是很了解,出現了工傷以后不知道去找哪些部門,也不知道大概能拿到多少錢,所以,他們根本沒想著通過法律途徑去解決。"韓世春說。
       
      維權艱難"我們耗不起"
       
      事實證明,如果不選擇"私了",農民工所受的損失可能更大。
       
      今年38歲的賈繼平曾是他們村里最棒的木匠,手巧,干活也殷實。不幸的是,2006年年底他在北京市大興區一家家具廠做木工活時,被氣壓電鋸鋸掉了左手中間三個手指。
       
      老板掏了一萬多元治病的錢后,就再也不愿給錢了。
       
      無奈之下,賈繼平只好去勞動部門做工傷認定。令他沒想到的是,從2007年初開始到現在,這個工傷認定還沒做出來。
       
      據他介紹,勞動部門先要求他提供能夠證明與用人單位存在勞動關系的證明。沒有簽勞動合同的他,只好拿著一些單據去申請仲裁。兩個月后,他拿到了與老板的公司存在勞動關系的裁決書。然而,用人單位又以他受傷期間不是在老板的公司,而是在老板妻子注冊的公司打工為由提起訴訟。一年多后,他們拿著判決書去找勞動部門進行工傷認定時,勞動部門不予受理,讓他再次去申請仲裁以證明他與老板妻子的公司有勞動關系。
       
      "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才會有結果。"賈繼平的妻子告訴記者,他們早已被老板從廠里趕了出來,現在在幾個老鄉家里輪流住,她幫老鄉做飯洗衣服混口飯吃,賈繼平就去街上撿點飲料瓶賣錢。"要是以前,他是絕不肯拉下面子去撿破爛的,真是逼到這份上了。"
       
      "一個工傷案子拖上幾年時間很正常,特別是沒有買工傷保險的單位,因為費用全部要他們承擔,為了逃避責任,那些企業是能拖則拖。"韓世春說。
       
      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大多數選擇"私了"的農民工都表示,老板有錢,跟他們耗不起,"很多老板直截了當地說,‘給你幾千塊錢,你要不要?不要你將來一分錢也拿不到!’"
       
      北京市農民工法律援助工作站執行主任時福茂告訴記者,農民工寧可放棄自己的一部分權利來私了和解,其原因就在于工傷維權的程序復雜、維權成本高。幾年維權下來,有些企業可能已經不存在了或者財產已轉移完了,最后勞動者是贏了官司輸了錢。
       
      調查札記
       
      對于愈演愈烈的"私了"現象,有沒有什么好的解決辦法?記者將這個問題提給了時福茂。他給出了兩個建議:
       
      首先,強化勞動保障行政部門的職權,簡化工傷認定程序,方便農民工申請工傷認定。
       
      其次,對于用人單位存在未提供安全生產條件、未及時給予農民工工傷保險待遇等過錯的,除了依照《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支付相應的待遇外,還應當就其應支付金額的50%(或更高比例)再支付"經濟賠償金"。
       
      結束語
       
      農民工是社會中一個特殊的群體,他們出生農村,卻投身城市建設,某種意義上說,中國的城市基礎建設和發展是搭著數以億計的農民工的肩膀推進的。然而,一個不爭的事實是,社會對農民工的保障并不樂觀。
       
      關愛農民工不能停留在口頭,不能停留在走馬觀花式的慰問,而要盡可能落實在每個群體,每個角落,每個個體。為農民工生存提供更多的制度和法律保障,是民之所愿,民之所期,民之所需。我們期待,通過我們的報道,能讓這樣的保障逐步制度化、常態化、廣泛化。
       

      責任編輯:admin
      宜昌律師鄭磊在線
      宜昌鄭磊律師咨詢

      宜昌法律資訊

      首頁 | 離婚 | 民商 | 刑事 | 賠償 | 咨詢律師 | 宜昌律所 | 律師收費標準 | 宜昌

      宜昌律師在線網(15law.com) 版權所有

      電腦版 | 移動版

      网上炸金花